温徨秋凉

【520贺】两个人的四角恋(盾冬)

1.心机豆芽和吧唧哥哥

忙活了一天的史蒂芬和巴恩斯一人捏着一瓶牛奶蹲在傍晚冷清的布鲁克林街边。

巴恩斯只用一只手轻轻松松拧开他的牛奶瓶盖子,然后向史蒂芬伸出另一只手。

“老弟,我想你需要帮助。”

“不不不不需要!”史蒂芬紧紧捏着他的牛奶瓶,指节发白,好像一松手牛奶就会被抢走似的,“我想我可以自己尝试一下。”

巴恩斯从善如流地收回手,他不想损毁挚友可怜的自尊心。

他看着史蒂芬咬紧牙关拼命使劲,在瘦弱的十指上留下一道道红痕,狠心的牛奶瓶盖子却纹丝不动,终于不忍心地把自己的那一瓶递给他。

当史蒂芬不服气地看过来时,他刻意耸耸肩解释道:“我当然相信你能自己搞定,史蒂薇。可是我们需要节省时间!我可不想晚归被骂。你就行行好,算是帮我个忙吧!”

史蒂芬倔强地瞪着他,这根小豆芽菜抿着唇一言不发,但是眼神中明明白白地说着拒绝。

“好好好!”巴恩斯举手投降,史蒂芬仍然不信任地瞪着他,他只好对着瓶口“咕咚”喝了一大口,再向史蒂芬举瓶示意。

史蒂芬又低头继续和瓶盖做“斗争”了。巴恩斯摸索他的夹克口袋,希望能找到一根吸管。

他的手刚刚摸到口袋里那根又细又长又圆的东西,就感到衣服下摆被拉了一下。

他转过头,看到史蒂芬别扭得眼神乱飘:“我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我不能浪费你的时间。”他努力想要展现出好孩子的口吻。而巴恩斯只能忍着摸着他小小的金发脑袋大笑三声的冲动,装作冷静地把自己的牛奶递给这位前一分钟还直言拒绝帮助的人。

史蒂芬和巴恩斯交换了牛奶,他盯着瓶口那一圈白色奶渍,火烧云突然燃上他的脸庞。

巴恩斯捏着吸管,考虑着要不要把吸管一起送给史蒂芬。直到他发现思考对象抱着牛奶瓶子却不喝,脸红的都可以和天边的晚霞媲美了。

史蒂芬盯着瓶子,巴恩斯盯着他。

情场浪子巴恩斯恍然大悟!

史蒂芬闻到一股比手中的牛奶更甜的奶香凑近他。巴恩斯靠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嘿伙计!我猜你该不是想要间接接吻吧?!”

史蒂芬的小身板一瞬间僵住了。紧接着他突然闭上眼转过脑袋,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嘴对嘴碰上巴恩斯的!

“痛!”

“笨蛋史蒂薇!你撞到我的牙了!”

2.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

冬日战士从梦里醒来。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布鲁克林的两个小伙子,有漂亮的晚霞和甜蜜的奶香。

他突然很想见到史蒂芬。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当他意识到自己给美国队长打电话要求他过来看自己是何等愚蠢的一件事时,有着四倍行动力的美国队长已经按响了他临时居住地的门铃。

噢他还带了牛奶!

冬兵开了门,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沉默地站在门口,看曾经的故友和敌人熟门熟路地走进他家,打开冰箱门整整齐齐把牛奶盒子堆好,打开电视换到早间新闻最后窝进他的沙发。

“巴基?过来坐啊!”到底谁是主人啊!冬兵握紧他的机械手臂。史蒂芬依然毫无自觉地对他露出灿烂微笑。

冬兵不想听从美国队长的话,但是史蒂芬用牛奶贿赂了巴基。

巴基抱着一盒鲜奶靠在史蒂芬过分壮实的胸肌上。

电视里沉闷的新闻播报员报道着无趣的新闻。巴基不知道史蒂芬为什么喜欢看这个,他也无心去关心电视。他用正常的右臂撕开牛奶盒,边咀嚼吸管边吸着牛奶。

巴基觉得躺在史蒂芬怀里的姿势很适合他行动。他抬头盯住史蒂芬的下巴。在他所剩无几的记忆里,那个下巴曾经和他的主人一样瘦小,有时尖削地让他心疼。而现在那个下巴和他的主人都不需要他的关心了。

巴基心里的巴恩斯中士感到一阵失落。

他又想到那个梦。梦里他才是史蒂芬的保护者 ,并且他们还接吻了。

一个比牛奶更甜蜜的吻。

豆芽菜史蒂芬想和巴恩斯接吻,美国队长会想和冬日战士接吻吗?

巴基努力思考了几分钟,然后他选择夺走史蒂芬手里还没拆开的牛奶盒子!

“巴基?”巴基把自己喝光的空牛奶盒塞进史蒂芬手里,史蒂芬一脸茫然。

巴基久久盯着史蒂芬,史蒂芬从冬日战士要杀人一般的眼神中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哦!看来巴基是真的很爱喝牛奶!他都舍不得给我喝!看来下次看望巴基我得多带一些牛奶了。

美国队长的思考回路一向正直(清奇)。

史蒂芬宠溺地望着巴基,替他打开一盒又一盒牛奶,甚至插好了吸管。

而巴基觉得这是史蒂芬拒绝了他的间接接吻请求的表现。

他泄愤着一拳打坏他唯一一台电视机,又一脚把美国队长踹出了门。

不!他才没有嫉妒能和史蒂芬接吻的巴恩斯呢!反正他又不是喜欢史蒂芬的巴基!

谁是他妈的巴基?!

他再也不要喝牛奶了!

3.美国队长和巴恩斯中士

“巴基最近完全不理我了。”史蒂芬垂头丧气地向朋友们请教,“就因为我喝了他的牛奶?”

山姆想象了下扯掉他翅膀时凶残的冬兵,又看了眼只因为抢了一盒牛奶就被暴揍的美队,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我从此对牛奶有心理阴影了。”他自言自语。

只有娜塔莎一本正经和史蒂芬讨论情感问题:“不可能只是一盒牛奶的问题。这背后肯定还有其他原因,比如信任危机?”

托尼最烦这种说教了,他不顾黑寡妇的怒目相视插嘴:“要我说,一个热辣缠绵的吻可以解决一切!”

班纳博士则担忧是否是九头蛇的洗脑又出了问题。

史蒂芬对从复联得到建议绝望了。

巴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不知道史蒂芬什么时候将巴恩斯中士的军装偷偷放进他的衣柜,但当他看见熟悉的军绿色,他无法控制自己不要去穿上这件制服。

站在镜子前,巴基得出结论。

衣服已经不合身了。巴基想:这是理所当然的。那时候他还没有打过劣质血清,没有现在强壮,更没有一条罪恶的机械手臂。

时隔七十多年,巴基又穿上军装。但是他感觉哪儿都不对劲,明明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他却完全扮演不成巴恩斯中士。隐藏在长发下的阴暗眼神使他看上去就像个强盗而不是个军人。

门铃响了。

巴基不想去管他。

门外史蒂芬叹了口气,运用美国队长的四倍力强行拧开了巴基家门。

他一进门,就看见冬日战士穿着熟悉的军装站在落地镜前,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七十年前的战场,转身就可以看见他的巴基站在他背后扶着帽子调皮地笑。

他默默走到失忆的友人背后。

“很帅。”史蒂芬发誓他说的全然是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巴基本人并不同意。

“丑爆了。”他说,“而且哪里不对劲。巴恩斯不是这个样子的。”

于是史蒂芬的手沿着冬兵的腰向上抚摸,温柔地揉捏友人的发尾。

“你受了很多苦。”巴基看到镜子里美国队长的蓝眼睛溢满悲伤,“你看上去比我小时候见到的柔弱地多。你的头发也变长了。巴基,我想为你剪发。”

冬兵恼怒地打掉美队的手。

史蒂芬好脾气地笑笑,全然不在意巴基的疏离。他站在既不会让巴基感到过分亲近又可以让巴基随时靠进自己怀里的距离,怀念地凝视镜子里的布鲁克林兄弟。

“我想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史蒂芬喃喃自语。

他伸手拉住巴基的军帽,向下一扯。

“这样才帅!”史蒂芬对他眨眼笑,就像曾经的巴恩斯中士对史蒂芬眨眼笑一样。

巴基下意识扶住歪斜的军帽。他再次看向镜子。这一次他再也感受不到违和感了!他微微歪着头,对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

一个久违的,真实的微笑。

恍惚间,巴基终于有了他和巴恩斯中士其实是同一个人的实感。

史蒂芬走上前抱紧他,努力不让眼眶中的泪水留下来。而巴基再没有推开他。

4.史蒂芬和巴基

和之前疏远他一样突然,巴基又开始亲近他了。史蒂芬开心之余又有些苦恼。毕竟他完全无法摸清现在这个巴基的心思,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想离开自己了呢?一想到这个可能美国队长都要心碎了!

别和他提复仇者联盟那帮家伙,他们的建议没一个有用的。史蒂芬决定用自己的办法——美国队长的办法。

“巴基,前一段时间你为什么不理我?”

是的,他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直接问本人。沟通是良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美队的解决方案一向简单(粗暴)。

巴基闷闷不乐地扒着手上的空牛奶盒,断断续续地向史蒂芬描述了那个梦。

“那不是梦。”听完史蒂芬得出一个结论,“那是我们的过去。所以……巴基,你想和我接吻吗?”

难道他错了?真被复联的某人给说中了一个捷径!

“我不知道。”巴基依旧苦大仇深脸瞪着他,而史蒂芬望着他水润润的双眼却只想吻上去,吻掉他所有的泪。他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只是想,如果史蒂芬和巴恩斯接吻了,我是不是也应该和你接吻。因为……”巴基的声音变得小心翼翼,“你说我是巴基,你的巴基,一直在说……而我不确定。”

史蒂芬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两三步从冰箱里取出一盒牛奶,先自己“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然后俯身摄住巴基的唇,冰凉的牛奶随着他们的唇舌转动。巴基仿佛受到了惊吓,他一时间没合拢住嘴,几缕奶液从嘴角溢出来,被急不可耐却又温柔细致的史蒂芬舔得干干净净。

一吻毕,巴基气喘吁吁,史蒂芬长舒一口气。

“巴基,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金发蓝眼睛的男人深情凝视,想把挚友和恋人牢牢锁在眼底,与此同时他的金发也强硬地住进冬日战士的眼里,疯狂蔓延生长,死死纠缠住那颗一度冷硬无比的心。

“我有时候会嫉妒曾经的自己,因为他瘦小无害,所以可以随意亲近你而不被推开。”史蒂芬和巴基紧紧相拥,“自从我注射血清之后,我已经很久没这么亲近你了。”

巴基拉着史蒂芬的夹克下摆:“你可以随意对我,做你想对巴恩斯做的一切,我不会有任何反对。”

“不。”史蒂芬痴迷于抚摸巴基的发尾,“不是想对巴恩斯做的,是想对你做的。”

“史蒂芬曾经想对他的巴恩斯做很多事,可惜已经七十年过来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超级战士将自己因为注射过血清而强壮温暖的手包裹住那一只冰冷的机械左手。

“史蒂芬有他的巴恩斯,而我有你。过去他们来不及做到的,我一定会陪你做到。”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fin.

作者有话要说:过节就要甜甜甜啊!~\(≧▽≦)/~被太太们的甜文甜到快要糖尿病的我!真是超感谢太太们啊!520我爱你们啊太太!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