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神之血(3)

(警告:正文主福华微麦雷暗示,小剧场(伪)all花。)
正文:“福尔摩斯家族的人大概都TMD以为自己能操控全世界!”
当雷斯垂德来221按了门铃而约翰发现夏洛克已经不在了的时候,他清楚地知道他得做些什么(来为夏洛克背锅)。
“探长,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我建议你少喝一点。”约翰略微有些躁动地摩擦自己的茶杯。
他(甚至有些心疼地)瞥了一眼被雷斯垂德干掉一半的伏特加。老天!那可是夏洛克破案的“战利品”!221b的财产!
“医生!你确定不来一点吗?这玩意儿太TMD爽了!”
“不不不!探长!我想你知道我不能喝酒。”约翰暗示了自己的家族史。
“管他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啊哈~”约翰抿了一口红茶,“很好,夏洛克把一个醉酒的苏格兰场探长丢给我了!”
他放下茶杯。
“那么,探长,我有荣幸知道是什么案子让你……这样苦恼?”
醉酒的探长迷迷糊糊地趴在神探的沙发上,嘴里嘀咕:“不是什么好案子,约翰。就是那个……连环……呕!”
军医简直要以为探长会直接吐在侦探的“宝座”上了!好在即使烂醉如泥,雷斯垂德还是对夏洛克的难缠和任性深表畏惧,自发地去了洗手间。
等探长归来的时候,他的脸色明显好上不少。
“喝酒对身体不好。”医生再次建议,然后回归先前的话题,“连环什么?又有新的连环杀手了吗?”
“连环杀手?我什么时候说这个了?!”雷斯垂德揉了揉发懵的额头,“我想想,你是问夏洛克现在追的案子?不,不是连环凶杀案,是自杀,约翰,连环自杀案!”
“蛤?”约翰忍不住再次确认自己是否听错了,“连环自杀?怎么回事!”
探长端起军医的茶杯就一口气干掉了里头剩下的红茶:“你是对的,约翰,喝酒误事!还有,你完全没有听错!——即使这听上去疯狂极了!”
“Er……那是我!……算了。”眼看着探长一口喝光自己(喝过的)红茶,约翰深感无奈。
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好了。老好人偶尔也会腹黑地这样想,然后将话题引到他更为关注的那一点上。
“能详细说说吗?”
“按理说这是保密的。”约翰总觉得雷斯垂德看他的眼神有点怪,“但是既然夏洛克已经在追这个案子了,反正你总会知道的,那我就单独不对你保密啦!”
这话说的。虽然明知道雷斯垂德指的是他作为咨询侦探的搭档没有保密必要,约翰还是觉得探长的话里有话。
“第一起——苏格兰场目前发现的已知最早的自杀者,是一名苏格兰皇家银行伦敦支行行长。他被发现在自己的家中上吊,他的雇员们直到半个月后才意识到他们的顶头上司迟迟没有出现,几乎就在报警后的一小时内,行长的死亡被发现了。当时人们猜测死者可能是因为银行工作压力(1.)才选择了自杀——关于自杀这一点我可以做个补充,经过验证,死者绝对死于自杀,无任何他杀可能性,连迷幻药都被排除。——于是草草结案。直到随后的一年多里,在各个方面——金融,政治,军事等等——的专家或者高层频出自杀丑闻,我们才想起那第一起案子,并把他们统称为‘连环自杀案’。”
约翰打了个寒颤:“简直就像‘天堂之门’(2.)?”
“并非邪教。”雷斯垂德耷拉着双肩,“约翰,你能想象吗?这些涉案死者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他们可以信基督,也可以是伊斯兰教徒!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有些是政府高官——不是麦考夫那种‘政府小职员’,也可以是伊拉克军官!唯一的共同点也许就是他们个个身居高位,身价不菲!我们现在甚至没办法确认到底有多少个‘连环自杀案死者’!有多少自杀属于这起‘连环自杀案’!”
“不是绑架勒索?威逼强迫之类的?你也说了,他们都身价不菲。”
“还有‘身居高位’!”雷斯垂德几乎是在尖叫了!“一个也就算了!谁能同时威逼胁迫那么多高官——还有不同国家的!——自杀?这也是我们认定这起‘连环自杀案’是人为而不是普通自杀案的原因。总不可能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同一时间突然想不开去自杀吧!傻瓜也知道这不可能!”
“……”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也许他们只是正好都想不开了呢?”的约翰·大傻瓜·华生试图借用喝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即他发现杯子里的茶刚刚被雷斯垂德全部喝光。
好吧,现在又是该“转移话题”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乘着探长还未完全酒醒,约翰张口问出下一个问题。
“那夏洛克现在在追这个案子咯?他有什么发现吗?”
有一瞬间约翰似乎看到探长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是我想问你的问题,‘咨询侦探的搭档’!如果夏洛克有任何发现,请一定记得告诉我!”
探长稳稳地站起身:“约翰,我得走了。虽然现在苏格兰场没有紧急任务,但是我还是得继续查案。”
“额……探长?你确定你(在醉酒的两小时后)可以自己走出门?”
“没问题。”约翰看护着探长走向门口,又看着他拿走门口的一把黑伞。
“嘿!探长,那是我……夏洛克的伞!”
“唔?”雷斯垂德似乎很震惊约翰说的话,“该死的我忘记今天无雨,于是我走的时候没有顺走那家伙一把伞了!”
“……”
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探长,我送你吧。”公认的老好人约翰实在是不忍心看见他友好的雷斯垂德探长在头脑犯浑的情况下跌跌撞撞地自己走回家。
然而探长坚决拒绝了他:“我会自己回家的!”

几分钟后,约翰·华生震惊地看着楼下一辆黑车载着雷斯垂德探长离去……
今天的信息量略大啊……
军医揉揉额角,觉得并没有喝酒的自己也开始头疼了。
“夏洛克……你这个王八蛋可给我办案小心着点啊!”

“阿欠!”
“福尔摩斯先生?您还好吗?也许我们需要为你带一件外衣……”
“不用!”夏洛克随手拒绝粘人的“导游”,抬头就看见“BOG”医疗与制药公司闪闪发光的logo。
——————————————————————————
补充:1.2008年苏格兰皇家银行濒临破产。
2.美国最大邪教集体自杀案,1997年美国最大邪教“天堂之门”39人集体自杀。
——————————————————————————
小剧场3——夏:你必须帮我!!!我今天必须知道约翰的女友是谁不可!
雷:你不能老是强求我帮你。而且你显然想要偷窥约翰的隐私,这是不正确的。
夏:别废话!还想要我帮忙破案不?等价交换!
雷:……
雷:(深思熟虑)我知道了。我回警局查档案。
(夏洛克走后)
雷:约翰?夏洛克想查你的情史!快阻止他!
华:(电话对面)
雷:不不不我才不担心你呢!我只要求一点!你TMD别把我给供出来了!

(今日探长包场哈哈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