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神之血(2)

(警告:由于我本人智商极为低劣,所以请不要对我笔下夏洛克的智商抱有太大期望Orz……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太太科普纠正。)
(警告:正文主福华不逆不拆,小剧场有(伪)all花。本章含(极轻微)麦雷。)
正文:约翰·资深夏洛克室友·华生本该在看到哈德森太太在楼下陪罗莎蒙德看电视的时候就意识到的——他那天杀的混蛋天才室友夏洛克·福尔摩斯又在(他们公用的)二楼客厅做实验了!
令人惋惜的是他当时没有想到。
因此当他怀抱着还算愉快的心情和房东太太以及可爱女儿打过招呼上楼以后,即使他看见本应该被用于让他(和夏洛克)享用一顿惬意午餐的餐桌被一个男人——确切地说,一具男性尸体(艹尸体上还有冰霜呢!刚从停尸间带回来的吧夏洛克!!!)占用时,他没能冷静的把夏洛克的实验品尸体(和他本人)扫地出门,而是下意识地发出让他本人都为之震惊的大声咆哮,这是合乎逻辑的,是吧?
“SSSSSSSSSSS…夏洛克!!!!!!告诉我你没有患上‘食尸癖’!”
“约翰,你所说的食尸癖是异食癖的一种。异食癖是由于代谢机能紊乱,味觉异常和饮食管理不当等引起的一种非常复杂的多种疾病的综合征。过去人们一直以为,异食癖主要是因体内缺乏锌、铁等微量元素引起的。目前越来越多的医生们认为,异食癖主要是由心理因素引起的。但是对于其真正成因和治疗方法却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那些患有食尸癖的人会吃死人的肉,他们有的喜欢吃新鲜的人肉,有的喜欢吃腐烂的。 这种陋习至今在非洲和印第安人某些土着部落、甚至现代文明社会仍然存在,他们会把吃食自己的战利品(此处为百度百科)。而显然,我目前身体健康并且精神状态良好。别告诉我你那可怜的小脑袋瓜已经被安逸的生活腐蚀到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了。”夏洛克·旧吸毒患者·福尔摩斯得意洋洋地伸出双手,“没有针孔,也没有尼古丁贴片!我适应良好!”
“……先不提这才是你戒尼古丁第二个星期。侦探,”约翰怒气冲冲地嘲讽,“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你就该明白我正在对你将一具尸体摆放在我的餐桌上表示极度不满!——把他撤下来!!!”
“Noooooooooooooo!”
唯一的咨询侦探反应比“受害者”华生医生还要激动!
“我正在!做!实!验!我需要观察这具身高5英尺11英寸,体重154磅的成年英国男性究竟是先失去脑部机能还是先停止心脏跳动!这个结果可以证明一起谋杀案!”
“那你TMD为什么叫我帮忙带煎饺?!!!鉴于你根本腾不出一个地方供我们吃午饭!”
“你可以捧着吃。”夏洛克矜持地点点头,好像那是什么恩赐似的。
约翰简直难以置信!
“你让我在一具尸体——有可能即将被你解剖的尸体面前吃午饭?!!!夏洛克!!!”

“如、果!你们两个再不给我安静一点!就全部给我滚出我的房子!!!!!!!!!你们吓到罗莎蒙德了!”
“……对不起,哈德森太太。”
“这只是个小小的误会,哈德森太太,我们很快就会解决它了。”
夏洛克表现地就像个绅士一样,彬彬有礼地冲楼下呼喊,安抚很有可能为此断了他们甜点的女管家(哈太:我不是你们的管家!)。
气都被气饱了的约翰无力地叹气,实在不想再和面前毫无悔过之心的室友争吵了。
“我就该在外面吃好了再回来。”即使于事无补,约翰仍然控制不了自己恶狠狠地瞪着夏洛克,“细胞,手指,头,骷髅,现在连一整具尸体都让你搬回家了。茉莉没有为此丢掉工作不是运气太好就是你哥从中作梗。”语气中充满了对茉莉·琥珀的同情和对资本官僚主义的嘲弄。
“不,这不是从巴兹医院弄来的。”
“什么?!不是茉莉帮你弄来的?那你是怎么……噢!!!”约翰吓到蹦起来!“你从警局弄的?!现行案?!雷斯垂德探长会杀了你的!!!”
“不,他才不会。”咨询侦探对此嗤之以鼻,“死胖子会搞定他的。——他期待有机会约会很久了。”
“……”请暂停一下,刚刚约翰·华生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没准是我误会了呢。约翰暗自安慰自己,再也不敢直视胡说八道(口无遮拦)的室友。
“总之!我希望晚上我的餐桌可以变得干、干、净、净!”约翰刻意在最后的单词上用了重音!
“切~”
没听到我没听到!这个任性的坏小孩儿!
约翰最后看了看侦探室友——对方已经握紧刀具准备对可怜的尸体下手了!
哀叹一声自己悲催的同居(?)生涯,医生将其中一份煎饺在微波炉里放好,才转身上了阁楼属于自己的小房间。
————————————————————————
小剧场2——夏:帮我调出约翰·华生的档案!我要他所有的资料(情史)!!!
麦:抱歉。机密文件不予外借。
夏:他一个小军医有屁个机密啊!
麦:他没有机密,但是他的情人有机密。
夏:……
麦:……
夏:死胖子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那实在太恶心人了。
麦:自己查去~:P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