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布鲁斯·班纳做了个噩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个,感觉自己慢慢往hentai发展了。严重OOC,总之,先挂个博士的tag,你们觉得不合适再删。)


他独自在苍凉残破的街道上跌跌撞撞地前进,
道路两旁沾染着血迹的破旧汽车里空无一人。
一场没有目的地的逃亡。


不知从何响起满载恶意的嘶吼,
有肢体扭曲血肉毕露的人形聚集在他身后,口涎滴答,跃跃欲试。


他没有丝毫抵抗就被扑倒了。
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庞争先恐后地凑近他,大张着甚至露出森森白骨的下颌疯狂撕扯他的血肉。


他看到腐烂发黑的手臂轻易扯下他的手,扭下他的脚,连皮带骨送进饥饿的大口。
他看到干净的衣服被扯坏,肮脏的皮肉被搅烂,隐藏在身体最深处的柔弱内脏在昏沉的阳光下被暴露出来。
他看到因变异而锋利的血色指甲轻易刨开他的胸膛,掰断他的肋骨,看到他同样腐烂肿大的绿色心脏。


啊~原来他也是怪物。


他看着,丧尸从他胸膛捞起腐烂的心脏,几根苍白萎缩的血管粘粘连连。
它用力,有绿色的脓血爆射开来,滴落在他的脸,它的手,流淌了它们一身。
他的心也只剩千疮百孔的薄薄一层皮了。


最后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它们残忍地挖出他的眼,扯下他的耳,撕下他的嘴,噬尽他的肉,吸干他的髓。
只留下一具白骨寂寞地待在原地。


一只大脚从天而降踢开了他。


他身处嘈杂热闹的街道,
周围是匆匆来去的人群。
这里没有他的位置。


人们没有丝毫同情地从他身上走过,
脚步一遍又一遍无情踩踏他的身体。
他们嘲笑愚弄着他,
他却根本无法动弹。


他被灰尘笼罩,
他的骨骼破碎,
他的关节断裂,
他的头颅被迫和身体分离,
他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无处容身,最后只能滚落进阴沟道里。


他浸入恶臭难忍的污水里,有密密麻麻的虫豖钻进他空洞洞的颅骨里,咬噬他的智慧,他的灵魂。
他只能无知无识地一点点被淤泥吞没,直至永不见天日。


水流轻柔抚摸他,让他获得最后的安宁。


“它睁开眼”。


海底有奇异瑰丽的景象,多姿多彩的物种。蝴蝶鱼优雅地挥动鱼鳍,狮子鱼慵懒地舒展背刺,朦胧的月光折射进水下。它被这梦幻一般的世界捕获了,自愿张开四肢,一团团绿色的水藻伸展开触手,攀上它的手脚,将它牢牢地束缚在海底深处。


一条大白鲨游荡到它附近。


鲨鱼深情地亲吻了它,亲昵地将它吞吃入腹,让它终于能和这片伟大的海洋融为一体。
它感激地微笑着。


鲨鱼晃晃尾鳍,游走了。
留下一滩乱糟糟的海藻地。
一根不幸的海藻和它的族群断裂,顺着洋流漂流,不断向上,向上。


清晨第一抹晨曦露头,有一抹绿色刚巧浮上水面。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