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臣服(盾冬,微冬寡,ABO)四

7.  寂静的食堂里,学员们和他们的教官正在用营养餐。娜塔莉亚坐在食堂正中央,四周空无一人。
  “看到那个Beta婊子了吗?教官特别看重她,每天例行训练结束后还把她留下来。”
  “那是因为她厉害!她一个人就干掉了一整个A组。”
  “笑话!如果教官没有给她开小灶,她凭什么那么厉害?凭她与生俱来羸弱的Beta身体吗?”
  “听说她在原来小队就是专门负责勾引男人的。怪不得教官只对她另眼相看,怕不是早就被艹开了吧!两个烂货!”
  “哈哈哈!”
  “咻!”
  “啊啊啊!”
  一名正在大笑的Alpha突然大叫起来!
  “混蛋!”
  他的弟兄们冷汗直冒!一把寒光闪烁的餐刀擦着那名Alpha的裆部而过,刀刃扎入他屁股下的木凳只有柄头露在外面。他大腿内侧两边的作战服已经被划开,任凭黑黝黝的大腿出现两道血痕。而刀柄离他老二的位置只有两厘米。
  “再有下一次,受伤的位置会再前进五厘米。”
  Alpha们仇恨的眼神集中在娜塔莉亚的身上,但Beta坦然自若,好像动手发出警告的人不是自己。
  “保持安静。”教官终于发出声音。
  Alpha们不甘地呸了一声,重新拾起刀叉,食堂又回到一片乒乒乓乓的氛围里。
  娜塔莉亚用手拿起面包夹住蔬菜和肉食,放入嘴中无声地咀嚼起来。
  至始至终她没有看她的教官一眼。
  因为她知道对方也没有。
8.     “你只要躺在床上保持不动就行了。安心,巴恩斯,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队长就在门外呢。”
  巴基深呼一口气,努力放松拳头,抿紧嘴唇。
  布鲁斯摘掉眼镜,无奈苦笑起来:“巴恩斯,你绷得太紧了,这样是没法做检查的。”
  博士犹豫着说:“如果你对检查有所……顾忌,我们可以放弃……”
  “不。继续!”
  巴基转头,隔着一层透明玻璃,史蒂夫一无所知地对看过来的恋人送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即使不需要检查我也知道你有问题了,”任劳任怨的好博士叹气,“别勉强自己。”
  巴基已经扭头重新摆好姿势,双手十指平摆。
  “好吧,让我们开始。”
  一墙之隔的对面,史蒂夫漂亮的笑容下是紧紧捏住的双拳。
  “巴基不怎么开心。”史蒂夫小心翼翼地蠕动嘴唇。
  “你又知道了?是那该死的AO联系吗?天啊老冰棍!我看你就是太担心了!”
  “不,我能看出他的表情。”史蒂夫快速地反对。
  “那怎么办?我们要停止吗?也许巴恩斯还没做好准备。”
  “不,山姆。这一点史塔克说得对。”尽管他不怎么想承认这一点,“巴基是时候走出来了。而我相信你们。”
  托尼秒速笑出一口白牙。
  “这话说得还动听,伙计!”
  “不知道还要多久,队长看起来会担心到猝死!”克林特和山姆交头接耳。
  “闭嘴!队长会听到的!”
  “我也听到了!”托尼在众人露出或惊讶或愤怒的表情之前拧开了实验室的门,“嗨!我亲爱的布鲁斯!让我们来瞧瞧小可爱巴恩斯的体检结果怎么样了!”
  “史塔克!”
  “别担心!检查已经结束了!”
  “什么——”
  “别感谢我。”托尼毫不吝惜地给了门外一个飞吻,“即使你不相信我的仪器也该相信我的大脑!”
  史蒂夫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看见班纳博士正试图扶着巴基起床。他赶紧加快脚步。
  “我来吧。”
  布鲁斯笑着松开手。
  托尼给了布鲁斯一个眼色。
  布鲁斯快速走到托尼身旁。
  “怎么样?”
  “不是先天的,但也不是血清或身体改造造成的。”布鲁斯看着史蒂夫将巴恩斯扶起来,温柔地安慰他。神情有些宽慰。
  “是刚发育时过量使用抑制剂导致的气味寡淡,不算常见,但也算正常。我们可以不用替队长操这份心了。他们铁定会有个健康的宝宝——如果巴恩斯怀孕的话。”
  “也许会活泼过头呢!”托尼嘿嘿偷笑起来,“那可是超级士兵们的下一代啊!我可以预定他的挤带血吗?”
  布鲁斯吃惊地瞪了他一眼!
  史蒂夫终于忍不住回头给了托尼一个白眼——没错,超级士兵的耳力让他听到了全部。
  “虽然我很感激你做的一切。但是托尼,请你不要再自作主张了!还有!别打我未来孩子的注意!”美国队长不符合人设地抱怨着,显然心情不错。
  “那么为了庆祝巴恩斯一切健康!我们晚上再举办一个party吧!”托尼大笑地张开双臂!
  “不!”不止是史蒂夫,布鲁斯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实验室的山姆和克林特都大喊起来!
  史蒂夫一脸正色:“听着托尼,我不能陪你们到太晚,我得送巴基回家。”
  “什么?”托尼皱起眉头,“我已经为你和巴恩斯准备好房间!拎包入住即可!如果你舍不得那些破烂,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帮你把全部行李送来。”
  史蒂夫惊讶到无以复加!
  “我什么时候拜托你帮忙准备住处了?托尼,我和巴基能搞定一切!”
  “靠你那微薄的工资?你能让你的Omega吃饱喝足?你想继续把你的Omega藏起来不让人看见吗?承认吧史蒂夫!你就是需要我的帮助!”
  “我和巴基不需要你来为我们决定去处!”史蒂夫一字一句地强调!
  “放下你那该死的倔强,老冰棍!你真让我看不顺眼!你不知道巴恩斯现在最需要什么!他的心理诊疗师已经在你们的新房间就位了!”
  “我说了我们不需要——”
  “砰!”
  巴基的金属胳膊一拳砸在床上。
  一切争吵都被这一声吓到停止。
  “我不需要心理治疗。”
  冬日士兵冷漠地环视了一圈,推开史蒂夫,起身走出房间。
  山姆和克林顿愣愣地给他让开路。
  “我说,他好像生气了,怎么办?”
  史蒂夫满脸愧疚地看着门口:“我让他失望了。”他看了看他的队员们,“还有你们,我想娜塔莎说得对,我被我的Alpha本性控制了,我很抱歉。”
  托尼抱着肩:“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吧,老冰棍,我向你道歉。还不快去追你的小情人?”
  史蒂夫一动不动:“巴基能够自己冷静。”
  “你!”
  布鲁斯挠挠头:“我去看看巴恩斯吧。我想我有些话要和他说。”
  史蒂夫点点头。
  布鲁斯走出门后,山姆叹了口气。
  “还好娜塔莎现在不在。”
  史蒂夫慎重地摇了摇头。
9.     “下一个!”
  娜塔莉亚抹干净嘴角的血迹。对面是最后一个了。打倒最后一个Alpha,她就是这批学员中当之无愧的最强!以一名Beta的身份。
  到那时,她就有资格挑战教官了吗?
  一个恍惚间,她被对面的Alpha抓住几乎狠狠打击在脸上。疼痛使她清醒过来,眼神瞬间变得犀利。
  傍晚,娜塔莉亚独自一人待在营外。中午对决时留下的伤口依然在,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清理的欲望。
  在最后一场对决中,她失手打死了对手学员,不仅使自己与最强称号失之交臂,还被罚赶出营外独自生存十天。
  西伯利亚的夜晚寒冷入骨,没有任何道具扶持的情况下,娜塔莉亚自己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活下去。
  黑暗中有极细微的声音传出。
  “谁!”
  黑夜中那条银光闪闪的手臂极为显眼,娜塔莉亚搞不懂她的教官是怎么做到在黑暗中掩藏自己的。
  她看着她的教官悄无声息地来到她面前,从皮带里抽出一瓶令她眼熟的药水,扭开,用右手沾上一点,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
  风很大,夜晚很冷,但是教官掌心的温度却很热。一点都不像这个Omega表面表现出来的冰冷刺骨。
  娜塔莉亚的脸上湿漉漉的,黑夜里分不清究竟是药水还是眼泪在她脸上肆虐。
  不知多久以后,当娜塔莉亚回过神来,教官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脸上身上的药水味,也许她会就此当成一个梦。
  一个奢侈的美梦。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娜塔莉亚用力裹紧自己根本没有任何防寒能力的便衣,心中却无比坚定。
  “总有一天,”Beta喃喃自语,“我要变得像你一样强大!”
10.   “请等一等!”
  巴基停下疾走的脚步,转身。
  他看到班纳博士气喘吁吁地追过来,同时一脸不安。
  走到巴基面前时,班纳挤出一个笑脸:“终于追上你了,不愧是打过血清的超级士兵,就是走得快!”
  可能他是想说个笑话?巴基不确定地想,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一阵冷场……博士尴尬地咳嗽两声。
  “额……巴恩斯,我很抱歉。”
  “……什么?”
  “为今天的一切。”班纳是诚恳的,这一点巴基很容易看得出来。
  但是他没法对这个曾经被他视作无威胁小绵羊的家伙放松警惕。
  如果你也和他一同上过战场。
  班纳始终在观察巴基,看出他的警惕,博士苦涩地笑了笑。
  “我想我理解你。这就是为什么我感到抱歉。”
  巴基眯起眼睛。
  “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
  巴基沉默着,许久,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嗯。”
  布鲁斯松了口气:很好,开头顺利。
  “别人的关心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他们并不真正知道你需要什么。你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有关自己的问题。”
  布鲁斯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审视巴恩斯的表情。
  “你需要的是——认同。”
  “你认可自己所做的一切,无论那些是好是坏。你也接受因此产生的一系列后果。你需要被别人当作同类,不需要区别对待。”
  布鲁斯有些恍惚了:他现在到底是在说谁呢?
  巴恩斯始终认真地倾听着。当他最后一个单词落下,前冬日士兵点点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布鲁斯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明白了一切。
  “不,你不需要。因为你已经足够强大。”
  “你说得没错。”
  布鲁斯吓了一跳!当他回头的时候,他以为会看见队长。但那是娜塔莎。
  黑寡妇双手抱肩,目光紧紧跟随着巴基离去的背影:“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和他一样强大。”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