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臣服(盾冬,微冬寡,ABO)三

4.“呼~”

史蒂夫大力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屋外阳光正好。他只需微微侧身,太阳就可以不留余力地把自己的热情铺满他和巴基小小却温馨的家。

“巴基,我们该动身了。我答应了复仇者今天带你见见他们。”

身后只传来几声压抑的呼吸和窸窸窣窣的动静。

“怎么——”

史蒂夫转头,未完全发出的疑问被压进嗓子里。

他看到刚刚重逢不久的恋人像吸血鬼一样在不大的床上滚来滚去躲避阳光,顺便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个巨大的茧。

外星人入侵地球也面不改色的美国队长差点就被这场景逗得笑出声了,还好四倍自制力拯救了他。
  
史蒂夫头疼地走到床前按住恋人:“巴基,别闹!快起床!时间不早,我们得快点出发!”

嗡嗡声从棉被深处传出:“让他们等。”

“这不合规矩!哪里有客人让主人等的道理!”

“那就不去。我困死了!”

“巴基!”

大茧挣扎蠕动到远离阳光的床角,安心窝着不动了。

如果史蒂夫能熟练运用他的古董手机,他一定已经发帖求助:怎么让赖床的冬日战士起床?在线等,急。

#此问题超出解答范围。#

史蒂夫长长地叹气。

他将巴基连人带被拦腰抱起再重新放下,棉被被迫散落开来,露出恋人无声控诉着他的水汪汪的绿眼睛。

美国队长今天没穿制服,只有一套普通的皮夹克和牛仔裤。这让他看起来平凡极了,足够让冬日战士安心。

于是史蒂夫得以凑近他的巴基,捕获他,将他拥入怀里。

巴基缩了缩脖子,因为史蒂夫正把脑袋凑到他耳朵边,轻轻咬他柔嫩的耳廓。

“巴基哥哥,给我个面子。让我带你见见我的朋友,好吗?”

巴基吓了一跳,右手紧紧抓住史蒂夫的手臂,用力低头,乱糟糟长头发遮住了两只又大又圆的黑眼圈。

“你怎么……突然这样称呼我?”

史蒂夫正在向他撒娇,如果他没有会错意的话。——这太不可思议了!

史蒂夫亲昵地贴着他的额头,低低笑出声:“你比我还大两岁呢!巴基哥哥。以及,我从前就这样叫过你——虽然仅限于我有求于你的的时候。”

巴基在史蒂夫怀里不安地扭动着,说话吞吞吐吐:“我想……我……不喜欢他们。”

史蒂夫的回答却是:

“他们会喜欢你的。我保证。”

史蒂夫清晰地感觉到巴基的右手指关节慢慢松开。然后他听到恋人状似不满的嘀咕。

“好吧,你赢了。你总是赢!这个坏小子!但是没有热牛奶我可没力气起床。”

“热牛奶马上来!”说着,史蒂夫理所当然地在巴基唇上啃了一口。

“史蒂夫!!!”

被恶狠狠呼唤名字的人难得眼中一片与本人并不相符的狡黠:“没有巴基哥哥的吻我也没力气去热牛奶啊!”

5.钢铁手臂势若洪涛般针对她袭来!

娜塔莉亚死死捏住掌心的匕首,仿佛那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女Beta的心率超速!冷汗从毛孔中疯狂溢出!被对面那个气味寡淡的Omage惊人的气势压制到信息素失控!

“砰——!”

那只致命的手臂堪堪擦着她的脸击打在她背后的墙壁上,破开一个大洞。而劲风在娜塔莉亚的漂亮额角划出一道针线细的小口,她腿脚发软,半跪下来,劫后余生般拼命喘气,汗水多到沿着伤口滴落进眼睛里,火辣辣地疼。但她无暇顾及这些,她的心中满是懊悔——在教官的攻势面前,她就连武器都没能有勇气拔出来!

“起立。”

娜塔莉亚咬紧牙关,艰难地站起来,没有扶着墙壁。

教官已经收回攻击姿势,双手背在身后,笔直挺立。

“再来。”

女学员深吸一口气,重新摆好架势,匕首的一端直指教官,将浑身酸痛视若无睹。

“哈!”

训练最终以娜塔莉亚的重伤作为结束,她任凭自己失去全身力气倒在地面,比起这具残破的身体,更急需治疗的是娜塔莉亚严重受损的自尊心。

“咕噜噜~”

眼角余光范围里,教官的黑色高帮战斗靴无声踏过女学员身侧,走出训练所大门。

直到教官左侧那抹危险的银光完全消失在娜塔莉亚的视野里,她才猛地弹跳起身,顺手捞起适才在地面滚动的东西。

那是一瓶跌打药水。

6.山姆以为自己进了淫窟。

猎鹰看着形形色色的Bate女郎穿着“清凉”地在大厦里走来走去卖弄风姿,情不自禁吞下一口分泌过剩的唾液。

“我说,我当然不介意偶尔参与一下史塔克式的奢华享受,但我们要招待的可是巴基·巴恩斯!那个冬日士兵!你们确定他不会被刺激到毁了整个史塔克大厦?他可是有前科的!更别提我确定队长绝对不会向着我们。”

四个Bate英雄中三位都望着大厦内部挂满的“热烈欢迎二战英雄巴恩斯中士!”大红横幅淌下冷汗,只有黑寡妇不屑一笑。

“托尼还给巴恩斯定制了一个巨大的庆典用蛋糕。说是务必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布鲁斯满脸无奈,“我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托尼·史塔克总会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出人意表的事情来。”

这次四位Bate英雄齐齐点头。

“诶!”

“发生了什么?!”史蒂夫刚走进来就被琳琅满目的Bate女郎吓了一大跳!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我应该明天再带巴基来?”

“不。”克林特充满同情地一撇,老冰棍夫夫紧张地死死牵住双手,“这就是史塔克为你们准备的欢迎仪式。”

“什么!——史塔克这个混蛋!他还想让巴基受刺激吗?!”

“喂喂这个评价我可不能当没听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钢铁侠已经斜靠在上方的露台了,“你说要‘正常’点的欢迎仪式。这已经是我策划的Party里最普通的了!我原来可是准备在整个纽约办一场超级盛大的庆典!”
  
“你疯了!”
  
“不,”托尼·超级大富翁·史塔克微微一笑,“我只是有钱而已~”

布鲁斯不忍直视地捂住脸。

冬日战士现在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运动服,一跳同款运动裤,以及一顶再常见不过的运动帽。他一只手和史蒂夫握着,另一只紧紧扯着男朋友的衣袖,躲在史蒂夫背后暗中观察目光所及的每一个人。看起来像个羞涩大男孩而不是他名字所指代的那位。

史蒂夫命令道:“托尼,你吓到巴基了!把这些撤下!全部!马上!”

“哇喔!又一个不解风情的老冰棍!”托尼不满地抱怨着,但还是打了个响指,吩咐女郎们可以全部离开了。
  
风情万种的美女们在离开前还没忘了给每一位超级英雄一个飞吻。
  
美国队长立刻浑身炸毛一般挡在巴基面前,用眼神恐吓每一个想要对他的Omega抛媚眼的人。

娜塔莎双手抱肩,说出了进入史塔克大厦后的第一句评价:“啧,可悲的Alpha本性!”
  
“哦我漂亮的娜塔莎!这可是性别歧视!别乱放地图炮好吗?”作为联盟内唯二的Alpha,托尼不满地怼了黑寡妇一句,“说起来,我千辛万苦挑选的Bate美女们都鼻子失灵了吗?连我们可爱的巴恩斯是个已连结的Omega都闻不出来?他的Alpha可就在旁边呢!如果那个Alpha不是队长的话我现在可就得‘善后’了!”
  
克林特表示幸灾乐祸:“谁叫你请她们来的?可能是香水味太重破坏了她们的嗅觉,也可能她们挺拔的高鼻子都是做出来的呢?”
  
“人多才热闹不是吗?还有!这些美女可都是我精挑细选的!你是在怀疑我——托尼·史塔克的品味!”托尼气得手舞足蹈!
  
娜塔莎露出藐视的眼神:“她们闻不出来是因为冬兵的气味太淡。”
  
“哇喔~”托尼抽抽鼻子,“我还以为我没闻到Omega的气味是因为离得太远。”
  
“这是真的。我也没闻到。天啊!巴恩斯的气味怎么会这么淡?”山姆怀疑地看向娜塔莎,“娜塔莎,你的鼻子很好吗?”
  
黑寡妇冷冷瞪了他一眼,蹬着高跟鞋走开了。
  
“这又是怎么了?我的Party还没开始呢!”托尼大叫!
  
终于看不下去的班纳博士站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先去实验室,我可以帮巴恩斯中士做一个全面检查。”
  
史蒂夫满意点头:“非常感谢你,博士。”
  
“我的荣幸。”
  
他没能注意到巴基的身体在听到布鲁斯说话时僵硬了片刻。
  
冬日士兵抬头,正对上黑寡妇黑暗中审视的目光。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