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徨秋凉

臣服(盾冬,微冬寡,ABO)二

PS:本来想一起发的,但是一正好384字啊哈哈!不忍心破坏这个巧合。

2.“你们真没有开玩笑?让一个Omega做我们这些精英的教官?哈哈哈哈哈!这个小婊子可以手把手教我们怎么把一个Omega艹到失禁!”

那些不服管教的,粗鄙烦人的Alpha特种兵们指着他们面前穿着黑色紧身衣制服,披肩黑发的Omega嚣张大笑,个别过分的,还冲着他们名义上的教官吹响口哨,做了几个下流手势。

“我只负责把你们带到教官面前,怎么相处就是你们的事了。”引路人讨好地高举双手,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这让Alpha们蠢蠢欲动,怀疑这是上头给予的“余兴节目”。他们互相打着眼色,摩拳擦掌地缓缓迫近眼中的“羔羊”。

Natasha厌恶地后退几步。除了不屑于Alpha大兵们的丑陋本性,还因为作为精英队伍里仅有的Beta,她实在难以忍受Alpha求偶时放出的大量的,难闻的信息素。

Omega在其中一名大兵的罪恶之手即将碰到他的肩膀时,动了。

那绝非普通Omega濒临绝境时的忍无可忍。跨步!出拳!锁喉!过肩摔!没有一个Alpha能在被Omega教官干脆利落地击倒前回过神来!Natasha站在离这场“单方面屠杀”十几步远的地面,望着满地被折断胳膊嗷嗷呼痛的大兵,脚底因为庆幸和后怕而发出冷汗。

Omega……不,教官阁下转身面朝Natasha(她这时候才发现教官有一条看上去就无比凶残的,闪闪发亮的铁胳膊),踩着地上的丧犬们“咯吱咯吱”,一步一步向唯一的幸存者靠近。

Natasha想要落荒而逃!但是她如同被森林之王盯住的猎物,被吓到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乖乖引颈就戮。

“咚、咚、咚、”心跳声和着脚步声。

终于,教官在她面前停下。

Natasha情不自禁闭上眼睛。

她几乎以为自己会得到和地上那些人渣一样的待遇了,但是她却只收获了一个抚摸。

一只冰凉的手掌覆盖在她头顶的发旋上。

“你,很不错。”

什么?

当Natasha茫然地睁开双眼,面前只剩下依旧在不停哀嚎的大兵。她不知道教官为什么表扬她。是因为她没有和地上那些人渣同流合污?

Natasha思考了一会儿,走上前狠狠给了每个Alpha一脚。

爽快极了!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教官究竟在想什么。但是从那一刻起,也许她就决定对这个和她性格十分合拍的教官很有好感了。

谁在乎呢?

3.Natasha气急败坏地用力敲了下桌子:“Winter Soldier怎么又不在!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已经加入The Avengers了!”

Steve无奈:“我已经重复好多遍,Bucky的任务我来转告就好。他毕竟曾经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敌人,我不想让你们感到不自在。”

女特工冷笑一声:“到底是为了防止我们不自在还是防止你的小情人不自在?别把Bucky Barnes关在深闺里了!他是Winter Soldier!Hydra最强大的武器!”

“够了!”Steve猛然起立,把星盾重重地按在桌面,压出一个大坑,“Natasha!我早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一直针对Bucky?”

“就凭他一枪让我再也穿不了Bikini!这还不够吗?”

Steve的气焰一下子熄灭了:“是的。我还记得这个……但是,你不该把私人恩怨带入工作啊!我们现在都是拯救世界的伙伴了,不是吗?”

“当然!我们全都不会将私人恩怨带入工作!所以,你怕什么呢,Captain America?为什么不让Bucky Barnes参加The Avengers的集体会议!连Thor都来了!”

雷神尴尬地举锤示意:“没错吾在……看吾做甚?吾友,你完全可以当吾不存在!吾绝对不会介意!”

Captain America目不斜视:“等Bucky完全康复,我会让他出来和你们见面的。”

Dr. Banner温和地附和:“Barnes中士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事实上他现在完全可以再和队长打不落下风。但是心理问题就不是我能解决得了的,毕竟Barnes中士曾经被Hydra冰冻了七十年。”

“嘿嘿!那可不是你把他当个大姑娘一样养在家里的理由!”Tony对着博士抛了个媚眼,“Bruce,原谅我们难得的意见不合。小鹿仔就应该多出来见识花花世界!和我一起泡几个大美妞!听说他当年和我一样是万人迷?”

Steve正气凛然地瞪着Tony:“我曾经差一点就成了你的教父,我应该代你父母好好管教你,Stark,频繁夜生活对生长极为不利!”

Howard Stark之子咬牙切齿地闭嘴了。——现在七十年前的老冰棍可伶牙俐齿了,不是吗?爱情真是伟大!

Tony的人工智能管家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嚎:“God!难道Sir之所以长不高就是因为——”

“Shit up!Jarvis!”

“伙计们!伙计们!”Sam用力拍着手掌,“别闹了伙计们!——说真的这还是我第一次担任调解员的工作但是这份工作感觉真不怎么样——听着!”

The Avengers终于放弃口角,将注意力转移到他们的开心果(猎鹰:WTF?)身上。

“Captain,我知道你心疼你七十年不见的恋人。但是相信我,放任他一个人没有任何好处。我说的对吗?博士?”

“额……是这样……适当交流有助于敞开心扉……”Dr. Banner局促地推着眼镜。

“Natasha,别再针对Bucky了好吗?看在Captain的份上,拜托!”

“你凭什么指挥我?”黑寡妇冷笑。

Sam翻了个白眼:“为了The Avengers的合作愉快?为了该死的天下太平!Are you OK?”

Natasha剥开一粒口香糖放入嘴中:“我像小气的人吗?”

Clint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不像!”

Sam不可思议地瞪着他。

Clint抱着弓靠着椅子,假装闭目养神。

Sam双目呆滞地呢喃:“OK.你说了算。我的天哪!黑寡妇也有人喜欢?”

“你的翅膀还想要吗?我一直觉得Winter Soldier扯你翅膀那段挺酷的。”

“你真美,Natasha!”

“谢谢夸奖,尽管那毋庸置疑。”

Steve经过漫长的深思熟虑:“我明白了。你们是真心关心Bucky的,我相信你们的建议是正确的。明天我就带Bucky来见你们。”

Tony自己给自己解除了封口令:“Jarvis!让我们为老冰棍可爱的小情人准备一个盛大的欢迎party!”

“不!Tony!我不需要!Bucky也不需要!请你务必按正常的来!”

说真的——Captain America真的有意识到Tony Stark的“正常”招待客人方式是什么吗?

评论(2)

热度(50)